追蹤
三織朱愛浮浪貢
關於部落格
  • 96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阿美嘻哈 Amis Hip Hop



    本來在搜尋有關烏來的資料
 (後來就完全忘記要找資料了)
 誤打誤撞瀏覽到這支紀錄片
    阿美嘻哈 (Amis Hip Hop)
 
Amis Hip Hop網站

 影片紀錄著故鄉在台東都蘭的部落青年
 為家鄉的傳統歌舞加入新創意
 逗笑了部落老人
 他們說:這樣才是我們的孩子
 片中人物的嘻笑打鬧
 為部落注入活力與笑聲
 有越來越多部落青年
 願意時常回到部落
 關心家鄉事務
 這肯定是家鄉長者們所樂見的
  
    另一相關連結
 都蘭部落網站
 有許多相關影片
 有興趣的您
 也可點閱觀賞



 以下圖文引用
 http://shadownochi.blogspot.com/2006/01/amis-hip-hop.html
 Nochi's blog

   

  
   該說什麼呢??就是那種感覺,我在港口豐年祭也遇到的感覺,一種豐沛的生命力和創造力。。那種震撼是建立在所有的資訊,所有的人都覺得原住民好可憐,他們被剝削,前途無亮的情況下,突然遭遇那種意識上、感官上的撞擊。他們的極度歡樂朝我迎面而來,而這種歡樂是鮮少遭遇的。事實上,看這部片,我幾乎從頭笑到尾,也就這樣,腦袋裏才清楚那些原本糢糢糊的疑問---相對於種族背景的政治弱勢,身為「人」,阿美族人真的悲哀嗎??我主觀的想法認為,他們有著樂天與開朗的天性,和默契十足的同胞手足,那些(包括我)已經遠離祖先智慧,甚至害怕祖先,遠離親密信賴關係的其他人才是真的悲哀。

雖然我想阿美族人不都認同這一點。最近,一個港口部落的男孩才告訴我,他真正的家在美國。

片子從阿美族人傳統的吟嘯開始,我們到達了有藍天的都蘭。首先,由藝術家Siki介紹都蘭延續了250年的年齡階級,原來,都蘭的年齡階級以五年一級,每一級的名稱以那五年裏發生的大事情命名,例如「拉中橋」是中華大橋落成,Siki的「拉贑駿」階級是以第一個上外太空的中國人王贑駿命名。當畫面嚴肅的推出王贑駿的照片與簡介時,我不禁絕倒。接下來看到都蘭男人跳著女人的阿美三鳳,撐起花花的陽傘跳舞,更是眼睛都要突出來了…還有和著非洲音樂的阿美舞蹈…原來是27歲「拉中橋」階級的青年沈清雄新編的舞。沈清雄是在台北工作的工程師,他描述喜歡回來部落,除了想傳承部落文化,還有一個重點是,回來部落會有很多「好玩的事情」。


與沈清雄的背景相對的是「拉中橋」的領袖Siki(另一個Siki),工作是綁鋼筋,自稱喜歡生小孩、打…籃球、刺魚,最大的喜好是讓人笑到肚子痛。我們從導演刻意安排的場景裏知道,看來開朗搞笑的Siki,有個部份,愛喝酒、不太顧小孩…

相較於其他原住民主題的紀錄片,總是呈現原住民傳統的失落,經濟的潦倒。蔡政良導演在整部片子的比例上,大量強調了都蘭阿美樂天具創造力、瘋狂的那一面,只在片尾與片中少段的點出老人家的期望、「拉千禧」的茫然、「拉中橋」siki的無奈。


 

我反覆思考著為什麼喜愛這部片子,或許,從導演網誌裏的一段話看得出他思維的脈絡:「深入而全面的田野工作是不可取代的,那是一種長期的身心靈投入, 當你的情感已經跟當地人一樣,對生活的地方有著[同樣(或說近乎同樣)]的深刻情感時,對於當地要怎麼發展,除了有相當的地方知識作為後盾外,還有你那膨湃的熱血情緒伴隨著你工作, 一個人的生命很有限,幾乎不可能每個人都成為許多社區永續發展的大師推手,許多人類學家終身只在一個地方進行研究與參與社會運動,他對當地的情感已經幾乎如同"當地人" 這是我個人比較認同的方式.」也就是透過這樣的理念實踐,導演長期的進入田野,如他所說的成了「當地人」,因此在他的鏡頭底下,一個個都蘭阿美青年鮮活自然,沒有初受訪問的揣摩造作,他們以真誠的眼神望向好友(導演),而我們藉由鏡頭接收到那種信賴,誤以為是投遞給我們的。

「阿美嘻哈」呈現的拉中橋青年,不只是阿美族人,他們是個個完整的人。

如果你想藉由「阿美嘻哈」看到都蘭阿美族全貌,會失望,但這種期望原本就是荒誕的。導演提供了一種明確的觀點--原住民的部落裏的確漸漸開始有一股力量出現,企圖傳承、重新詮釋自己的文化,以本片來看,就可以看到同時活在傳統與現代的「拉中橋」青年,在豐年祭中以遊戲的方式中融合了存在台灣的幾種不同文化元素做為表演,繼承都蘭傳統年齡階級的命名哲學,他們是活在時代裏的。在這個原住民重新掌握文化自主權的轉捩點上,出現這部片子,紀錄阿美青年的努力,可以說頗具意義與價值;更積極來看,或許「嘻哈阿美」能夠提供給台灣原住民族另一種看待自己的方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